中国该向德国学什么?